馬祖列島地勢丘陵起伏且面積狹小,幾乎沒有河川溪流,早期居民多以鑿井取水方式維生。戰地時期為提供大量駐軍以及民生用水需求,軍方陸續在島上開挖水庫,及至今日南竿島即有九座水庫與壩體。而這些水庫與其說是水庫更像是蓄水池,同時也提供休憩與觀賞功能。
位於津沙聚落附近的津沙水庫即構築了環庫步道,並在水庫旁闢建津沙公園,公園裡有溜冰場、體能訓練場等設施,更是當時學生遠足郊遊必到之處。附近種植苦楝、相思等樹種,這也是戰地政務時期最具代表性的林相,因為早期國軍為了使原本光禿的島嶼更具掩蔽性,大量推動植樹造林,而這幾種樹種生長較快、環境適應力較強,因而成為戰地特殊的生態風景。

軍人是戰地的靈魂。長期屬於戰地的馬祖雖然並沒有大規模的戰事發生,但是在對峙與備戰的過程中,在與環境搏鬥、向人類極限挑戰的高度壓力下,仍然有許多軍人因此而犧牲寶貴的生命。而這些回不了家的人們被迫選擇在此長眠。
1992年於珠螺村北面半山腰上設立軍人紀念園區,園區之內除了陣亡將士墓之外,另規劃忠烈祠區與紀念碑區,沿著多達315階的台階拾級而上,遙想那個晦澀壓抑又慷慨激昂的時代,犧牲小我與完成大我之間的悲壯與無奈。

心戰是戰爭的另一種形式,雖然不見真槍實彈,但卻是兩軍對陣時不可忽視的精神作戰。天馬基地「馬祖心戰特遣隊」,隸屬於總政治作戰部心戰處心戰總隊,主要執行對大陸的空飄任務。如同大陸會用宣傳彈夾帶傳單,台灣也會在氣球裡放傳單、衣服、糖果及日用品,宣揚自由祖國的民生樂利。
完美達成空飄任務的關鍵在於掌握氣象。由於風在不同高度時有截然不同的樣態,天馬基地利用氣象局最精密的資料,計算每一層風的風向、路徑、時間,並在空飄前在繩子繫上雷管裝上定時器。當氣球順著氣流升空飄送,在預定的時間後雷管自行爆炸,切斷綁著氣球的繩子,氣球中裝的各種宣傳物品才能落到目的地。只不過有時天有不測風雲,還是有無法正確到達的情況。據說天馬基地的傳單,最遠曾經飄到中東地區。
天馬基地的空飄站角色直到1997年才結束,現為憲兵隊駐紮之所。
*本處仍有國軍駐守,尚未開放民眾參觀。

1952年時任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的蔣經國先生首次蒞馬巡視。東海部隊進駐西莒時,蔣經國即經常到西莒。1955年金門九三砲戰後,兩岸戰情緊繃,馬祖氣氛森嚴,該年4月和8月,蔣經國更兩次陪同蔣中正巡視馬祖。此後蔣經國巡訪馬祖至少超過30次,最後一次訪馬於1985年總統任內。在此三十多年期間,經國先生訪馬目的不僅為了軍事備戰與鼓舞士氣需要,更關心當地居民的生活改善,留下許多與居民親切互動的故事。
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先生逝世,馬祖軍政首長商議設立經國紀念館,最終選定於勝利水庫西側山丘上興建,1994年6月落成。紀念館保存經國先生歷年視察馬祖防務的珍貴照片以及各類文書往來手稿,更呈現經國先生與中國歷史和馬祖命運緊密相連的一生。

1950年韓戰爆發,美國為防堵共產勢力擴大決定重新支持國民黨政府,而美軍顧問團正是軍事援助的一部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生效後,1954年在華心權指揮官任內,美軍顧問團進駐馬祖前哨,負責顧問馬祖指揮部指揮官。凡有關本區任務上的作戰訓練與後勤供應,以及在各島嶼各項軍事設施與作業,顧問提供改進,或對全面防禦情勢的各項建議,並定期向派駐台北的總團報告。美軍顧問團駐防工作一直到1970年代後期美國政府政策轉向後才告終止。
2013年位於鐵板的油庫連在一次餐廳壁面整修的過程中,意外使當時美軍顧問團在牆上繪製充滿思鄉情懷的美國地圖重見天日。而此處原本為美軍顧問團招待所,室內仍保有美國一般家庭常見的壁爐和煙囪。也因為這個發現軍方將此營區規劃為美軍史蹟園區,整理呈現美軍駐馬期間所留下的遺跡與史料,記錄這一段特殊的歲月。
*本處仍有國軍駐守,尚未開放民眾參觀。

馬祖日報前身為登步報,因紀念著名的登步大捷而誕生,每旬出刊一張,為軍中發行刊物,並隨部隊進駐馬祖。1955更名為馬祖日報,隸屬於馬祖指揮部,員工均由軍中官兵調用。1964年改隸馬祖政務委員會,由馬祖防衛司令部政戰主任兼政委會秘書長為發行人,社長由軍職派任。1982年始將軍版、地方版分離,民間新聞開闢獨立專版,成為新聞版面主角。1992年戰地政務終止,實施地方自治,連江縣政府遷至山隴村蔬菜公園旁,馬祖日報社遷入現址,開始由縣府經營,轉變為地方性報社。
馬祖日報是過往軍管時期唯一的媒體,當時所記錄的新聞與捕捉的影像已然成為追尋那段歷史最珍貴的文獻。1995年馬祖日報將報史館的構想延伸為「馬祖故事館」,透過昨日的新聞見證過往的點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