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輸補給
馬祖港在戰地時期作為島嶼與外界連絡的唯一通道,此一軸線不只承載著戰備、物資與人員的補給交通,更是牽繫著情感、心理、關係的起伏流動,並與周邊的空間、聚落發展息息相關。

馬港聚落因馬祖港所帶動的補給運輸動線,帶動了商業繁榮景象,居民紛紛自津沙、珠螺、北竿等地遷居來此經商。街上可見彈子房、洗衣房、浴室、五金行、名產行、書店、麵包店等因應軍人需求的商店林立,街道主要分為新街及舊街;新街為軍方協建,為兩層式拼排建築;舊街原本為木造間排建築,但是因為七零年代的一場大火,讓木造建築瞬間付之一炬,現在的舊街是後期國軍協建。

馬港迎賓館曾經是國軍接待高級外賓的休憩中心,地處馬港聚落的制高點,視野遼闊,港口風景可以盡收眼底。迎賓館內部設有將軍房、上校房、少校房、尉官房及士兵房,階級分明。迎賓館因國軍實施精實案人員銳減需求減少而釋出,近年來移撥給縣政府管理。縣政府進行招標委外作業後,現由地方旅館業者轉型成為軍事風格旅店經營。

座落在卡蹓英雄館旁的光武堂於1978年興建啟用,曾經是當地軍民的娛樂中心,有放映室、集合場、演員梳妝與休息室等設施,除了能播放電影外,勞軍的活動也會在此舉辨。
光武堂後方還有當年最時髦的溜冰場,購票後可以租借溜冰鞋使用,也是電影開演之前,軍民同歡的遊樂場所。隨著國軍實施精實專案後,觀影人潮變少,電影院也吹起熄燈號。直到社區發展協會在2009年向政府申請經費,將閒置多時的馬港光武堂再次利用活化,轉變成為居民活動中心。

馬港天主堂位於門前山腳下,與位於澳口的天后宮遙相對望。國共對峙時期的馬祖醫療及教育資源不足,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指示成立教區以撫慰人心。在當時第一任的蘇神父親自設計與當地駐軍協建下,馬港天主堂於1971年完工,外型是白色扇形鑲紅邊建築,屋頂上用浮雕的方式呈現聖家和樂圖,建堂計畫還涵括孤兒院、診所及修女神父宿舍和緊鄰的金門地方法院連江法庭,日後又增建寶血幼稚園。

國共對峙時期,馬祖軍港為軍民兩用港口,不論是後勤補給作業,或是台馬兩岸交通往返皆在此,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因此從東南到西北的海岸線佈有編號60~69等10個海防據點,海岸突岬的據點編配高砲,負責遠程攻擊;靠進澳中的據點設有槍陣地,得以近程射擊敵軍,再配合澳口內的軌條砦及蛇籠設施,形成多層次的攻擊及防禦雙向軍事佈建。
位於天后宮旁的66據點,雖然不主攻擊或防禦,但是在據點後方開鑿一座坑道,作為存放油品的儲藏室,據點兵力主要負責船艦油品補給的任務。

位於馬祖天后宮旁的海天酒店,其建物原是作為馬祖港指部聯合大樓,負責指揮補給艦進出以及調度港口運輸作業。1985年後福澳港碼頭竣工,港口指揮部調往福澳港,原大樓轉型成獎勵有功官兵將領的軍用招待所並提供眷屬探訪休憩之用。2007年軍方釋出該棟建築,移交給連江縣政府管理,後透過招標的方式委外經營,即為現在的海天酒店。

馬祖軍港位於馬港聚落澳口,原為居民出海捕魚停泊漁船所使用。國軍進駐後,啟用為南竿島的軍商通用港口,鋪設反登陸軌條砦,並在沙灘上放置拒馬蛇籠等軍事設施,冷戰時期之初還設有美國情報機構,當時可輕易看見藍天鵝水上飛機在此起降,執行任務。1955年後由海軍指揮部進駐管理,並將現在的海天酒店設為馬祖港指部聯合大樓,負責指揮補給艦進出港運輸作業。
1966年曾發生反共義士吳文獻投誠事件。吳文獻原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州軍區守備7師登陸艇戰士,為了投奔自由的口岸,不惜殺害艦長,而後駕駛F131登陸艇投誠,當時就是自馬祖軍港登陸,喧騰一時。

廟宇沿革馬港天后宮創建年代已不可考,相傳為清嘉慶年間海盜蔡牽為求神明庇佑於津沙、鐵板、馬港、東引等村落建造天后宮。村中耆老有言,清末民初之時,天后宮為兩層木結構廟與形式,登高可眺望閩江口海域,直到1943年抗戰後期,張逸舟與林震合謀併吞林義和勢力,張逸舟為安撫民心,在此重修天后宮,並留下「重脩馬祖島天后公記」的碑文。
1963年海軍港口指揮部進駐於此,不慎將廟宇西側廂房燒毀,當時馬防部司令官彭啟超下令重建天后宮。一直到2000 年有鑒於廟體狹小、屋簷漏水等問題,廟委會在請示媽祖後重建,據悉當時募得兩千多萬善款,國軍當時所蓋的閩東式舊廟全部拆除,改建為宮闕閣樓形式之廟宇。